江归殊。

巍澜,舟渡。
小英雄,胜出。
漫威,虫铁,锤基,盾冬。
国乓,昕博,胖雨。

方博走出家门,看见了漫漫白烟。
环卫正把树叶扫到一起,点了把火烧掉。
那烟很浓,带着燃烧时特有的烟火气息,扑了方博满身。
方博远距离测算了一下火堆的高度与宽度,拉了拉书包带,果断决定从一旁绕路。
烟尘的蔓延速度极其迅速,白花花一片,方博低着头穿行其中,看不见路尽头站着的人。
于是被揉了个正着。
“小短腿。”许昕调笑。
方博不服气:“你那么能你怎么不从上面跨过来!”
许昕耸了耸肩,大有一副“you can you up”的气势。
方博气极,上去一脚,气呼呼地向学校走去。
许昕也不恼,笑着从身后搂住方博,以一个极难行进的别扭姿势向前走。
方博伸手揉了揉许二哈的狗头,却没忍住笑了。
那天太阳出的很早,染红了天边一片光影。
“方博儿。”许昕突然开口。
“我好喜欢你啊。”
叹息散在烟里。
方博没有回答,却扣紧了与许昕十指交扣的手。
我也是啊,他在心里说。







方博回老房子时又是一个深秋。
环卫一如既往燃着叶子,还是漫无边际的烟云。
方博沉默地绕开火堆。
河边的堤岸只有几棵落了枯叶的法国梧桐,高大而孤独地伫立。
几个忙着上学的中学生骑着车经过这条河边冷清的小路,疲惫又倦怠。
来接他的人到了,车停在路边。
邱贻可开着车,陈玘在副驾驶睡了,盖着邱贻可的外套。
方博上了车,闭上眼。
“邱哥,”他难得没有打趣地称呼邱贻可叔叔,“为什么人总是要长大的呢。”
汽车驶过清晨无人的街道,碾过树叶沙沙的响声都脆亮。
红灯时,邱贻可望了望副驾驶,温柔中杂着两分方博不明所以的怀念。
“大概是因为,”他发动车,“所有的美好,终将会有破碎的那天吧。”

评论(3)
热度(43)

© 江归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