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归殊。

巍澜,舟渡。
小英雄,胜出。
漫威,虫铁,锤基,盾冬。
国乓,昕博,胖雨。

马龙和张继科终于被调开,一个坐到最南边第二排,一个坐到最北边第三排。
方博许昕喜极而泣,热泪盈眶,终于不需要再被辣眼睛。
这两个人哪里会被距离难倒,每日上课跨越大半个教室深情凝视,简直是脉脉不得语的最典型范例。
数学老师巴拉巴拉从矩形面积最大的情况是正方形讲到光的传播又讲到牛顿爱因斯坦,最后不忘语重心长地来一段鸡汤。
许昕转着笔百无聊赖地盯着数学老师锃亮的头颅,开口:“老肖到底是教啥的。”
马龙和张继科吸吸吸地盯着对方,顺口一说。
“教历史的。”
许昕没发现他俩的眉目传情,挑了挑眉。
“难道不是政治?”
马龙看都没看他一眼,也挪不出眼。
“政史不分家吗。”
许昕看见方博面如死灰的苦脸,明白发生了什么,没忍住笑了出来。
方博瞪他一眼,冲他呲了呲牙。
于是两人隔着吸吸吸吸的马龙和认真做题的梁靖崑用眼神怼了起来。
梁靖崑觉得后颈一凉,用手捂了捂露出一截的脖子。
手上被棉织品覆盖,一摸,是条围巾。
转头一看,王楚钦别扭地挪开眼。
樊振东拆了包薯片,和周雨咔嚓咔嚓吃的正香。
方博伸手抓了一把,冲许昕得意地晃了晃。
许昕无奈,挪过脸看向终于回归正题的数学老师,嘴角却带上的愉悦的弧度。
张继科隔着人海给马龙对口型。
他说:“我爱你。”

评论(8)
热度(42)

© 江归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