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归殊。

巍澜,舟渡。
小英雄,胜出。
漫威,虫铁,锤基,盾冬。
国乓,昕博,胖雨。

而阿江这一天坐在岸边,看着夕阳,胸口好像堵起来。
她昨日与君别,前年断情丝,似乎人世间已经了无牵挂了。
前两日阮北辰问她,如何挽回已经失去过的人。
阿江回答说,若是仍有心的故人,哪里用你挽回。
阮北辰幸运,她这辈子情路都顺风顺水,程南星有心与她复合。
阿江不一样,她没有故人。
她的前度像夕阳,一天落下一个,明日是不一样的。
她滥情,又痴情,却无情,她和每个人共度良宵,与每个人痴痴缠缠,听过每个人的刀剑蜜糖。
而来日再遇只是曾经相识的某某。
她从没遇过一个人,用温柔悲怆的眼神看着她,柔声问一句:“阿江,可否与我共度余生。”
所以她慌张,她选择逃避。
阿江想她剩下来的岁月哪里配得上余生这个词,不过是苟延残喘的几十年。
她拒绝善意,拒绝爱情,却仍希冀着爱情来就她。
爱情来了,她又不敢触碰。
她像是好龙的叶公。
爱并惧着爱情。

评论

© 江归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