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归殊。

巍澜,舟渡。
小英雄,胜出。
漫威,虫铁,锤基,盾冬。
国乓,昕博,胖雨。

“也没什么未散的执念,只不过余情全部是你。”



阮北辰站在KFC的候餐处,程南星在门口接着电话。
拨来的号码阮北辰很熟悉,是她的前任,不知从哪儿搞来的程南星的手机号码。
她低下头,望着鞋尖,帆布鞋的白头有两道灰痕,不知道什么时候蹭上的。
她心里沉甸甸的,压着东西。
她自觉对程南星有愧。
当初分开的不明不白,丢下他自己一个人茫然,自己却迅速投身下一段。
后来看见他又有了新女友,有些释然,却怎么说,心里也有些…酸涩。
删号码犹豫了半晌,最后闭了闭眼咬一咬牙,一删全删光,想着和这个人再无关系,那酸涩自然又蔓延开,催她落了几滴泪。
她有些无力。
她不甘心,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告了白,最后因为自己的胆怯放了手。
自己最清楚自己可笑,曾经踌躇几次,与朋友也吐过苦水,最后因为怕程南星不会再接受,自己封了口。
这途火车,驶过了苍白冰冷的暮色,黎明之前,她自己闭上眼,不管不顾睡了一觉,混沌之间再次了断一份纠缠不清的情。
她在日出时睁开了眼。
晨光不再苍白。
程南星走了进来,面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还是像平常一样拽的二八五万。
阮北辰翻了个白眼,偷偷挪出手去握住他手腕。
“他让我待你好。”程南星盯着显示着取餐号的液晶显示屏,在他们的号码出现时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走到吧台取了餐,找了个座位坐下。
“……你一直都待我好。”阮北辰跟过去,她低下头,想起了什么似的笑起来。
程南星抬头望她,用关怀智障的眼神,阮北辰伸出手去捏他的脸,让他说不出清晰的话。
火车到站了,到达黎明尽头。
是新的一天。

评论

© 江归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