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归殊。

巍澜,舟渡。
小英雄,胜出。
漫威,虫铁,锤基,盾冬。
国乓,昕博,胖雨。

“我看着他走进巷子里,弓着背,手塞在口袋里。那是初秋的一天,秋老虎都没有退干净,可他穿着长袖的外套包着长袖的衬衫,很冷的样子。
巷子里的灯灭了,一盏一盏,从他的前路开始,褪尽光亮。我看不见他了,黑色的影子终于融入了这个黑夜。
我想他不会回来了。
许多年前喜欢听五月天,最喜欢那首《温柔》,总觉得我遇见了喜欢的人,如果他要走,我一定不会让他离开我。
可到了这时我终于明白了,他如果要走,我大概是狠不下心拦他的。
前几日做了个梦,梦到他中学时的模样,留着妹妹头,弯着大眼睛对着我笑。
我无数次想回去的那些日子里,他总是这样,无忧无虑的。
还抱着几丝希望,想着如果这里的路灯再次亮了起来,我就去找他,最后一次。
可是我在巷子口蹲到了天光乍泄,这灯也没有再亮过了。
我想我的确该放他走了。
起身的时候血液循环有点儿慢,眼前一花,模模糊糊的,像极了还没有治好近视眼的那段时间里不喜欢戴眼镜到处乱逛的景色。
现在,可没有那么一个看着就知道是他的后脑勺让我不顾一切冲上去拥紧他了。”

评论(5)
热度(12)

© 江归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