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归殊。

巍澜,舟渡。
小英雄,胜出。
漫威,虫铁,锤基,盾冬。
国乓,昕博,胖雨。

方博醒来时已经是深夜。
头晕脑胀,太阳穴一跳一跳,像是宿醉的晕眩与疼痛。
但他知道他没有喝酒,他只能记住这个了,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梦。
像是断片了般的记忆,他不记得睡着前在哪,也不记得为什么会回到自己家。
最后的声音他当然熟悉,太熟悉了,他喜欢这个人喜欢了七年。
从高三,到如今。
他自嘲这喜欢真的是无孔不入了,七年,足够把一个人融入骨血。
喉咙里干的发痛,像是烧着了。
去厨房倒水才发现客房门开着,他走过去想把门关上。
许昕在床上睡着。
他紧捏着杯子站在门口,手心已经被开水烫的通红,眼眶和手心一起痛起来。
他想做些什么,迫切的。
杯子放到了床头,啃咬上对方的唇时方博还晕乎着,直到许昕睁开眼看向他。
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太过明亮,亮的锋利。
方博却从他眼中看见了两个小小的自己。
许昕没有放开他,甚至反客为主。
后来的一切似乎都太过自然,自然到方博甚至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喉间漾起一种奇怪的甜意,像是隔了太久后终于等到的。
回甘。
方博失神时,听见了许昕唤了他一声,却突然眼前盈了泪。
“小博儿。”他喊。
这称呼太过从前了。
从前到旧照片泛了黄,老房子搬了迁,月亮太阳都似乎已经不复从前。
但这个人,这个人啊。
他从遥远的时间溯流中寻了回来,撕了旧照片,拆掉老房子,遮住一切曾经的回忆。
他太霸道了,他把所有的一切都打上了自己的印记。
他就是方博的从前,别无其他的从前。

评论(20)
热度(38)

© 江归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