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归殊。

巍澜,舟渡。
小英雄,胜出。
漫威,虫铁,锤基,盾冬。
国乓,昕博,胖雨。

“许昕,你出来看看,今天星星可多了。”
“喝酒?没,我没喝酒,你不信自己出来看啊,我又不是你,不瞎。”
方博撑着天台栏杆蹲下,透过铁栏杆望向窗外满天的星子。
他撒了个谎,他的确喝了点酒。
要不然他真没有这个勇气主动拨电话给分手了三个月的前男友。
远处有个工地,半夜仍有打桩机撞着铁桩子,清脆的像是铜风铃被风撩起的声音。
方博眯起眼,远处的街灯一盏盏熄灭下去,像陨落的星辰。
“那个风铃我忍了好久了,太他妈难看了,你走了我就扔了它;旧沙发我有天坐上去的时候断了一条腿,差点摔成尾椎骨折;贴在衣柜上的贴画,我拿手搓了搓就下来了,当时你揭了一个小时没揭下来;厨房里的灯泡我也换了,老是一闪一闪的是真的难受;墙上的涂鸦我涂掉了,用了一罐白油漆,散了两天味儿。”
方博把手机攥紧了点,疲惫地将头靠在握着栏杆的胳膊上。
“但许昕,我后悔了。”
他笑了,带着些轻微颤抖的鼻音。
“你说,我现在让你回来,还来得及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有了回音。
“但你要知道,方博儿,”许昕还是这样温柔的唤他,“我买不到一个同样的风铃了,沙发是十几年前的老款,早就没有能修的人,贴画撕掉之后就没了胶,我没办法再贴回去,灯泡换了之后就没必要再费周折换回坏的,涂鸦,我也没办法画出同样的模样了。”
“我可以,我可以不要这些。”方博急急地开口,声音却小到近乎嗫嚅。
“博儿,”许昕似是叹了口气,“没人再能寻回一份,完全相同又毫无间隙的爱。”
“你不能,我也不能。”

评论
热度(17)

© 江归殊。 | Powered by LOFTER